深度揭秘巴菲特为什么老是diss比特币?

55

2019/03/01 09:00

2019年2月23日,“股神”巴菲特发布一年一度的《致股东信》。

随后巴菲特2月25日接受CNBC采访,再度发表对比特币的看法。这一次巴菲特承认了区块链,“区块链很重要也很有创意”,但对比特币仍然是一贯的怒批。

“比特币没有任何独特的价值。比特币本质上是一种错觉,它不会产生任何东西。你可以盯着它看一整天,却得不到任何东西。”“吸引了骗子。”

一个思维正常的人,难以想象手握近1120亿现金储备的股神发出如此毫无逻辑的话语。正如摩根溪创始人Anthony Pompliano所反驳的,巴菲特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持有超过1000亿美元的现金,这些现金也有同样的问题:盯着它看一整天得不到任何东西。

自从知道比特币开始,巴菲特就一直在猛烈抨击比特币。很多人心中都有疑惑,巴菲特为什么如此决然地diss比特币?他们大多是从投资风格、价值、思想多个角度解读,也许事情的真相在于:

巴菲特对比特币的仇视写在比特币的基因里。

Bailout

2009年1月3日18点15分零5秒,中本聪在比特币创世区块中写下当天《泰晤士报》头版文章标题——The Times 03/Jan/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(2009年1月3日,财政大臣正处于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)。

请注意关键字“bailout”。这个字眼简直就是对巴菲特部分财富来源的彻底否定。

穿透巴菲特“投资大师”人设背后,巴菲特和传统金融体制的绑定远超大多数人的想象。这是巴菲特总是diss比特币的重要原因甚至可以说是主要原因。


上图是伯克希尔哈撒韦2018年财报中的15项投资,伯克希尔是相当多金融机构的大股东,如美国运通、美利坚银行、纽约梅隆银行、高盛、摩根大通、美利坚合纵银行、富国银行等。

按时间顺序,可以从离现今不太遥远的2008年金融危机中可以找到巴菲特部分财富根源的蛛丝马迹。

2018年金融危机中,美国首屈一指的投行高盛受到重创。2018年9月24日,巴菲特控制的伯克希尔出手50亿美元投资购买高盛优先股以及50亿美元的普通股认股权证。仅仅过去一个月,2008年10月28日,美国财政部向高盛注资100亿美元。

2008年10月1日,伯克希尔向通用电气投资30亿美元。同样是一个月后,2008年11月12日,通用电气资本获得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1390亿美元的债务担保。

同样在10月,美财政部向富国银行注资250亿美元,而巴菲特早在1990年购买了富国银行10%的股权。截止最新报表,伯克希尔几乎没有减持,仍然持有富国银行9.8%股权。

此外,2008年美财政部向美国合纵银行注资66亿美元,向美国运通注资33.8亿美元。而巴菲特先生是这些金融机构的大股东。

巴菲特事后声称,富国银行是被美国财政部的“问题资产救助计划”(TARP)逼迫强行注资的。

事实真是这样吗?2018年12月HBO出品的纪录片《恐慌:2008年金融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》披露,2018年10月3日,美国国会和总统通过经济稳定经济法案后,巴菲特深夜打电话告诉美国时任财政部长保尔森,建议保尔森直接向那些陷入危机的银行们注资。最终美国财政部动用了7000亿美元“问题资产救助计划”(TARP)中的2500亿美元购买优先股向金融机构注资。

尽管这些优先股到期会被回购,但现行无锚约束的银行体制必然会选择通货膨胀。在经济危机后,美国从2009年开始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。在这一过程中,财富会向最先拿到央行钱的人发生转移。而巴菲特先生就是最最先拿到钱的人。

这同样也是巴菲特瞧不上黄金的原因所在。

巴菲特的现金奶牛

很多人会反问,接受政府bailout的先决条件是有弹药在危机时刻收购资产抄底。

巴菲特以对一些好公司作长期持有几十年的价值投资著称。这既需要敏锐的价值发现,还需要长期的低成本资金来源。而对巴菲特来说,这笔长期资金来自伯克希尔的保险浮存金(即保费)。

 尽管保费是保险公司暂时管理的但并不属于它的资金,但有些资金可能需要10年甚至更长时间才发生赔付。如果经营的好,这些资金可能是零成本的资金。考虑到时间威力下的通胀效应,甚至是负成本的

伯克希尔不仅是很多银行的大股东,还是很多家保险公司的大股东。这些保险公司成为巴菲特的现金奶牛,为他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巨额低成本保险资金,能够大规模收购优质企业。高额投资回报会让伯克希尔旗下保险公司更有赔付能力,又有更多保险浮存金,从而形成良性循环。

据广发非银研报,收入结构上,伯克希尔最大收入来源是零售服务业,收入占比近50%。保险业收入紧随其后,保费收入贡献占比近20%。尽管保费收入占比不高,但可以长期留存的保费,是可以匹配中长期的投资资金。这是巴菲特投资的“弹药库”,是可持续的充足的现金池。

目前巴菲特旗下的保险业务主要划为四个重要部分:国家雇员保险公司、通用再保险公司、BHRG(旗下再保险业务集团)和BH Primary(混业独立经营保险集团)。

保险业在美国同样是特许和受到严格管制的行业,和中心化央行控制下的金融机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这同样和比特币所要求的去中心化、去管制、去中介、自由竞争、去通胀的精神完全相悖。

所以,巴菲特仇视比特币

巴菲特并不是一个不肯承认错误的投资者。事实上,巴菲特在其投资生涯上也曾错过很多重大投资机会,也曾修正旧有错误看法。

巴菲特在2017年、2018年连续两年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,亲口向股东承认:没有预料到亚马逊发展得这么好取得大规模的成功,几年前没有买入谷歌的股票是一个失误。

2013年,巴菲特曾坚定地表示自己不会买苹果股票,因为不知道苹果公司十年后会是什么样子。但2015年开始,巴菲特大举买入苹果股票。

但巴菲特对比特币的批评从没松口过。

2013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时,比特币价格还不到130美元,还没暴涨至1000多美元引发普通人关注,巴菲特就已经关注到比特币,他公开表示,比特币是老鼠药,在490亿美元现金中,没有任何资产是比特币也没有计划投向比特币。

2014年,巴菲特接受CNBC采访时警告投资者远离比特币。他认为,比特币只是一种“海市蜃楼”,说比特币具有巨大的价值本身就是一个笑话,这种繁荣是虚假的。

2014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,巴菲特表示,如果比特币在未来10年或20年没有成功,我也不会感到意外。它不是一种货币,不符合货币的规律。比特币是一种具有投机性质的“巴克罗杰斯”现象,所有的买卖行为都由大家自己判断涨跌,就像当年的郁金香泡沫一样。

2015年和2016年,比特币熊市,和普通人一样,巴菲特也没有关注比特币。

2017年比特币牛市,在比特币涨到9000多美元时,有记者再次问他的看法,巴菲特回答:“可能是老鼠药的平方了。”

2017年11月,巴菲特在《福布斯》上刊文称比特币毫无意义,无论是美联储还是其他央行都无法监管,是“不折不扣的泡沫”。

2018年1月,巴菲特接受CNBC采访时再度预测加密货币肯定会出现“糟糕的结局”,虽然并不清楚这样的结局多久发生?如何发生?

随着比特币在2018年1月达到历史高点,2018年2月,巴菲特讽刺比特币是一场彻头彻尾的 FOMO (Fear of Missing Out,错失恐惧)。

2018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前夕,巴菲特接受雅虎财经采访时再次表态,购买比特币是赌博,不是投资

再到2019年2月23日,巴菲特在2019年至股东信中继续diss比特币,比特币没有任何独特价值。

截止发稿,比特币的价格在3800美元上下,从2013年巴菲特第一次公开唱衰比特币,自130美元比特币上涨了近29倍,年化收益高达96%。远胜股神的“价值投资”。

结语

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,间接的金本位也被废弃已成既成事实。热爱自由的人们只能另起炉灶,诞生了去央行、不可增发操纵的互联网原生货币——比特币。

如果比特币、黄金成为被人们广泛接受的货币,必将严重限制政府无中生有超发货币的能力,当然也会削弱政府向个别群体输送利益的能力。

这才是巴菲特一直以来仇视比特币、黄金的真正原因。

参考资料:

巴菲特背后的保险帝国——解密伯克希尔哈撒韦

How Warren Buffett Gained from Bank Bailout

伯克希尔年报

The Berkshire-Buffett Bailout

How Warren Buffett Clinched The 2008 Bailouts


本文来源:瓦蜂财经

责任编辑:2018拥抱未来

稿件来源:瓦蜂财经

收藏

分享到:

猜你喜欢

热门新闻

下载瓦蜂财经APP

关注瓦蜂财经公众号

关注瓦蜂财经服务号

梅州微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

批次号:粤ICP备13042501号